•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四川涼山彝族:由奴隸社會一步跨進社會主義社會
    發表時間:2019-12-17 來源:黨建網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張曉蓓 張勝琴

      

      2019年9月,筆者第五次深入四川涼山進行調研。這次來到了涼山腹地昭覺和布拖,進行了田野訪談、座談、采訪和實地觀察、考察。我們在當地志愿者的協助下做了近300份的問卷調查。這次調查我們發現涼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由奴隸制一步跨越到社會主義社會的涼山彝族,他們的跨越經歷了怎樣的艱難困苦?如果說制度的變化比思想的變化更容易,思想的變化比文化的變化更容易,那么涼山彝族經過民主改革后,他們思想觀念的變化與文化的變化是與內地同步的嗎?民主改革前,大涼山上的彝族,有的還處于部落經濟時期,長期處于家支械斗中,而今他們的后代是如何看待今天的變化,思想觀念是否認跟上了今天的變化,是否認可了今天的身份呢?

       

      昭覺德古座談

       

      布拖德古座談

       

      布拖德古座談

     

      

      沒有共產黨,沒有民主改革,我是否還活著

      ——一位黑彝后代如是說

     

      眾所周知,涼山彝族在民主改革前是一個等級森嚴且不可逾越的民族,由高到低分別是土司、黑彝、白彝、阿加、呷西。民主改革60多年后的今天,我們本想以“呷西,您好!”為主題,做一個曾經的奴隸后代的生活現狀深度調查,但發現很難提起這樣的話題。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難道他們對曾經的祖輩身份不愿提及,還是另有苦衷?筆者認為,從家支入手調研能夠了解到祖輩情況,也許會有突破。通過對回收的相關調查問卷的分析我們發現了新的現象。針對布拖縣地洛鄉依子村49份回收的問卷作統計分析發現,對“民主改革時期,您家前輩的成份是?”這個問題的回答,32份問卷填的平民或一般平民,17份問卷沒有回答;對“您的家支是?”這項問題,回答了的是(吉子、李子、克日、阿育、吉等)家支,同樣,有18份沒有回答。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問題都不回答的,幾乎是同張問卷??梢?,有人有意回避了這樣的問題。類似的答案也出現在其他調查地區。

      通過對涼山彝族家支譜系的對比,發現回答了這兩個問題被調查者幾乎都是譜系上的黑彝和白彝??梢钥隙ǖ卣f,今天的彝族對自己身份的認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們不愿意說祖輩的曾經的成份——或者真的不知道過去的成份,或許忌諱自己是奴隸的后代的身份。

      我們換一個視角,調研曾經的貴族——黑彝的后代。如果說,經過60多年的變化,曾經的貴族的后代對新中國的改革是認同的,對共產黨的領導是認同的,這不更能說明問題嗎?

      據檔案記載,“1955年12月24日,以阿候、蘇呷等家支為首的少數反動奴隸主分子、在國民黨殘余匪特的煽惑下,利用民族口號欺騙和脅迫群眾,煽起了大規模的武裝叛亂,并迅速波及全區14個縣,前后累計參加叛亂者三萬人左右......”可見,涼山布拖、昭覺民主改革的工作是非常艱難地進行的。筆者仔細核實了一份關于叛亂頭目名單中的家支情況,昭覺地區參與的奴隸主有219人,布拖67人;參加叛亂的家支中,阿候有177人,而阿候家是昭覺最大的黑彝家支之一。

      在另一份昭覺縣黑彝支系情況、上層人物登記表里有整個昭覺黑彝情況介紹,介紹極其細致,分為10個部分,其中家支有家別、大支、小支的細分,然后是主要頭人,社會地位,武器、威望、勢力,家庭經濟情況,解放前后主要經歷及目前政治活動等等,可見,當時政府對整個涼山的黑彝了解非常清楚。通過對歷史檔案的調閱,筆者發現一個重要的現象,即對于黑彝而言,只要是擁護民主改革的,皆為團結依靠對象。那么,彝族中曾經的貴族后代,民主改革六十幾年后,是如何看待今天涼山的變化的呢?

      調研中有黑彝羅洪家的后代,現任法院副院長;有巴且家的后代,現今的村支書以及德古中的黑彝后代們。筆者等調查人員對彝族社會秩序維護有重要影響力的德古們進行了專門的座談與訪談。參加座談的6人中有3人祖輩是黑彝,一人是土司后代,2人是白彝。這些在人民群眾中有威望、有道德操守的德古們,完善了民族地區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正如法院文件所述:通過改造帶有奴隸社會烙印的傳統習慣法,將國家法律與彝族習慣法結合,法官的法律專業性與德古熟悉習慣法相結合,通過巡回法庭、助力脫貧攻堅,做到工作前移,矛盾不上交,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座談中,德古們對近幾年的社會治安進行了客觀的評價,一致認為大有改善。過去,家支的私力救濟已經沒有了,特別是“打黑除惡”以來,他們對今日的政策措施以及制度建構給予了高度的評價,當筆者詢問其中一位鄉長“是否因為您是黑彝的后代,您的家支強大,您才當選的? 你如何看待今天的社會制度”時,他回答道:沒有共產黨,沒有民主改革,我是否還活著?我可能早就被家支械斗給打死了。”類似的回答,在調研中比比皆是,這些黑彝后代們,他們對民主改革后自己家族或家庭的遭遇能夠非常理性地認識,他們的后代都是在共產黨的民族政策下學習并成長起來的,他們對自己祖輩和今天的身份認識清晰而又明智,并發自內心地要為本民族的進步與發展貢獻才華,他們對自己家族和自己的未來充滿著憧憬與信心。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指出“過去的一切運動都是少數人的或者為少數人謀利益的運動。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边@點,在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制度變革中得到了真正的實施,而今的涼山彝族,正由一批沖破了等級界限的民族杰出人士帶領著,走向未來。

         

      

      “我還想讀博!”

      ——扶貧攻堅戰上的碩士鄉長

     

      初見日勒時偉,他的滿頭白發著實讓我們吃了一驚。這位85年出生的鄉長 2008年本科畢業后便返回涼山,在布拖一干便是10年。這十年來,他不僅完成了研究生的在職學習,還先后任布拖縣各地干部。十年來,一步一個腳印,他把對家鄉、對自己民族的熱愛融入工作,與鄉親們共同奮斗在脫貧一線上。無數個不眠的夜晚,無數個節假日,他都在一線忙碌,帶領著他的同胞“脫貧”,硬是將黑發“染成”了花的頭發,他笑著說:“我是少年白”,好一個少年白的鄉長呀!

      涼山彝族的貧窮和落后一直糾結著出生在涼山彝族腹地布拖縣的日勒時偉,那種心痛和牽掛,他人是難以體會的。2004年,他成了當年布拖縣唯一的一個本科大學生。四年的大學學習,讓他看到了自己家鄉、自己民族的落后和差距,也讓他堅定了建設家鄉、改變民族現狀的決心。2008年,他參加選調生考試,分配回了布拖縣,成為布拖縣合井鄉政府的一名文書,在鎮上就是10年。10年間,他輾轉布拖縣5個鄉鎮,實踐著村級管理的方方面面。無論是鄉鎮村級事務管理、鄉規民約的制定與完善、文明新風的宣傳、還是在扶貧攻堅的工作中,這位畢業于西南民族大學少數民族經濟研究專業的碩士鄉長。吃透了鄉情,把對家鄉、對彝族同胞滿腔熱誠融入了人生之旅。扶貧要扶智。日勒時偉說:“我是知識改變命運的一代人,我一直認為教育是讓這個民族一代一代走向文明和進步的關鍵?!?/span>心中始終有一份沉甸甸的牽掛,如何讓涼山彝族這個從奴隸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民族真正的脫貧?徹底改掉民族傳統遺留下來的陋習,真正從觀念上到物質上跟上這個時代的步伐?

      扶貧要扶智,教育是改變彝族觀念的第一良方。2018,日勒時偉上任布拖縣地洛鄉黨委副書記、鄉長,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到學校調研,對學校生源、硬件設施以及教師的基本情況進行了全面的摸底。日勒時偉說:“黨和國家的九年義務教育政策以及“脫貧攻堅”政策在涼山地區的大力開展,給了布拖很大的發展機遇,現在布拖縣已經完成了“一村一幼”學前教育,彝族孩子從幼兒園就開始學習普通話、培養學習生活習慣,改變語言不通的狀況”。我們去了一個村,推開一戶農家小院的大門,一位5歲左右的小女孩,用流利的普通話與我們對話,這在十年前是不敢想象的。許多彝族家庭的觀念已經從“讓孩子上學”轉變成了“讓孩子上好學”,人民群眾都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好的老師能夠到涼山來任教。對于涼山最落后的東五縣來說,教育上最大的困境便是優秀教師資源的流失。因此,日勒時偉想設立一個教育基金,一方面用來獎勵優秀的教師,另一方面,用來獎勵優秀的學生,尤其是考上大學后,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目前,日勒時偉規劃中的教育基金已經籌集到社會資金20萬,該基金的資金來源多來自于企業的捐贈,也有一部分來自于鄉政府節儉辦公開支,省吃兼用留下的資金。下一步,日勒時偉,正在草擬基金的使用及監督辦法,希望盡快能夠將這筆資金用起來。

      同樣一位出生在涼山鹽源的法學學士云華,2006年西南民大畢業時考上了四川省委組織部選調生后,被分配到冕寧法院工作直到2011年7月被組織調到涼山州紀委紀工作,而2013年6月至2015年12月又到美姑縣任鄉黨委副書記和村第一書記,2016年1月至2017年8月任雷波縣某村第一書記,同年8月回到了州紀委。長年在村縣工作,常常是“晴天一身灰 雨天一身泥”。他積累了豐富的實踐工作經歷,磨礪了堅強的信念。他是一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深入骨髓,他說:我絕不會利用自己的工作為家人謀利益,即使我的工資還了貸款只夠自己一個人用。他曾經屢次想考研,而又屢次因為工作放棄了。他在雷波任第一書記期間,帶領駐村幫扶隊,積極協調項目資金,組織發動黨員群眾幫扶結對,共結成9個幫扶對子,幫助殘疾戶、五保戶等無勞動力建卡貧困戶建房。協調整合資金800余萬元,實施彝家新寨整村推進,新建民俗文化廣場、綜合樓,修建了71新居、完善了住房功能的有30、便民板橋1座,排污溝、入戶路10余公里,安裝防護欄3.5公里,微光路燈85盞。收到捐贈大衣、油、米、藥品等物資折價5萬余元。成立專合社,參與村民33戶,每戶發放基礎母羊5只,他們還嫁接核桃500余畝,規劃發展白茶104畝,實施黨員精準扶貧示范工程2戶。農村養老保險覆蓋率達100%,新農合參合率達100%,實現了住上好房子、過上好日子,養成好習慣,形成好風氣的“四個好”目標。

      這些都是因為受教育而改變觀念、奮發圖強的生動典型,他們因為接受了好的教育,又回到故鄉,回到基層,回到本民族中去帶動這個民族一起走,一起奔向美好明天的新時代。

       

      昭覺法院提供

       

      布拖在建扶貧房

       

      入村調研

     

      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上強調,“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共產黨人不僅說到了,也在中國最貧困地區實踐著。借用布拖地洛鄉長時偉的話: 如果說,民主改革是涼山彝區的第一次社會制度變革,“地洛模式”的創造實踐是地洛第二次自我肌體革命,那么,脫貧攻堅則是地洛擺脫千百年來貧困的第三次社會變革。地洛鄉的深刻變化充分證明,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代表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真正為人民謀幸福;只有社會主義制度才能集中力量辦大事,真正攻克貧困堡壘;只有依靠各族群眾團結奮斗才能改變貧困命運,創造幸福美好生活。涼山腹地一旦脫貧,中國的脫貧攻堅戰就是以全勝收尾,這是一個可歌可泣的偉大事業,艱難困苦只有那些身臨其境的勞動者、奮斗者才知其中甘苦。這是古今中外從來沒有過的脫貧攻堅戰,中華民族向世界告白,我們正勇敢地不屈不撓地向貧窮宣戰。在這一偉大事業的過程中,涼山彝族與我們一起走,一起奔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span>作者單位:張曉蓓,法學博士,重慶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導。張勝琴,重慶大學法學院博士研究生。)

    網站編輯:白 夢潔

    友情鏈接

    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中国人做人爱免费视须-一级做人爱c是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