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思想中國】賈康:七十年中國財政學科發展的回顧與展望
    發表時間:2019-10-14 來源:黨建網微平臺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導 語】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騰飛的70年。為展示70年來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發展所取得的輝煌成就、烘托學術界百家爭鳴之良好氛圍、勾勒各學科研究前景與發展趨勢,《思想中國》欄目推出《70年哲學社會科學學科發展回顧與展望》系列文章,并按照哲學社會科學學科分類,約請各領域權威專家撰寫文章,簡要回顧成就與不足,重在對構建新時代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作出探索。文章盡可能吸收同行專家盲評意見修改完善同時也保持尊重作者本人觀點,文末附推薦意見,既可視為讀者了解該學科的導讀性論著,也可視為廣大黨員干部勤學習、強本領、長才干的鮮活教材。今日刊發70年學科發展系列文章之十六,敬請垂注。

     

    七十年中國財政學科發展的回顧與展望

    賈康

     

      作者簡介:第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和政協經濟委員會委員,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博導,中國財政學會顧問,國家發改委PPP專家庫專家委員會成員,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多家高校特聘教授。多次受中央領導同志之邀座談經濟工作。出版《新供給:經濟學理論的中國創新》《新供給經濟學》《供給側改革:新供給簡明讀本》《供給側改革十講》等著作。

     

      學科建設發展,是一國社會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迎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特應邀試對新中國財政學科建設作簡要的回顧、點評與展望。

     

      一、回顧:中國財政學科建設發展的基本軌跡與建樹

      財政學可認為是隨經濟學而產生,又在相對獨立地成為經濟學分支后發展為具有多學科(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綜合特征的一個專門學科。新中國成立后,財政學理論研究和以“理論聯系實際”為取向的政策、管理層面的研討工作,取得了值得肯定的成果。從財政學基礎理論層面為主來看,對中國學者的努力與主要成果表現,可以大略分為三個階段來概括總結:

      1.從建國之初到上世紀60年代。建國初期是一批各高等院校為主的財政學者,以致力于財政學科研究來擁抱國家“站起來”的新時代,以后又有以毛澤東為代表的國家領導人對財政研究高度重視之下的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等研究機構的舉辦和機構型研究群體的興起。一度形成“主流學派”影響的“國家分配論”,醞釀發展于50年代,而在1964年于大連舉辦的第一次全國財政理論討論會上其地位方得以確立。與“國家分配論”爭鳴的還有多個流派,一起形成了中國學者在財政基礎理論研究中“財政本質”命題上“百花齊放”的局面。與財政相關的社會主義建設發展規律與實踐經驗總結、政策優化等方面的探討,也有初步展開。

      2.經歷“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后,于改革開放新時期,從上世紀70年代末至“千年之交”。在這一階段的中國教育、科研事業蓬勃發展中,有財政學科“理論聯系實際”開展多方參加、多種形式研討活動的活躍局面與一系列認識進步。相關部門、院校、機構、社會團體的廣泛交流,對國外財政經濟理論與政策研究成果和實踐經驗的學習借鑒,面對中國現實生活中改革、發展、穩定的迫切需要而形成老中青三代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交織為中國財政學科建設新一輪蓬勃發展的圖景?;A理論層面,繼續有不同流派的爭鳴。在“國家分配論”“共同需要論”“剩余價值分配論”和“再生產前提論”等各有認識貢獻的基礎上,我提出的“社會集中分配論”,力求把國家產生之前、之后與未來前景在理論框架中打通,在財政基礎理論認識上集大成。另外,我與合作者在“權益—倫理型公共產品”等方面,提出了原創性的學理認識。實際生活層面,于90年代后期,決策層明確了向公共財政框架轉型的大方向后,又有關于“公共財政”“雙元財政”“民生財政”等財政運行機制及制度轉軌層面重大問題的熱議。1994年里程碑式的“分稅制改革”由“行政性分權”轉入“經濟性分權”前后,關于以中國財政制度變革服務于全局現代化經濟社會轉軌的廣泛研討,以及關于財政管理與調控服務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諸多話題的持續研討,都對于改革開放、創新發展中的科學決策、政策優化,形成了智力支持,也極大地促進和充實了中國財政學科建設及相關人才隊伍建設。

      3.千年之交之后。這一階段,中國財政基礎理論層面的研討曾一度降溫,經濟社會“黃金發展期”帶來的令人應接不暇的發展機遇以及隨之而來的“矛盾凸顯期”形成的一系列挑戰性現實問題,使財政研究人員的注意力更多地投入新視角、新結合點的研究,更多地關注和接受多方面現實課題型研究任務。但自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表述“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提出要構建“現代財政制度”之后,結合“現代國家治理”中心命題的財政基礎理論研究,又趨于活躍。繼“財政全域國家治理”認識框架和“財政處理公共風險”認識框架之后,還有多種新的核心概念于近年不斷提出,預告著中國財政基礎理論和學科建設領域,有望迎來新一輪“百家爭鳴”活躍局面。

      如作簡要小結,可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中國財政學者的研究努力,對于中國現代化之路上歷經“站起來”“富起來”時代而邁入“強起來”新時代的進步過程,作出了學理領域特定方面的智力支持,并形成了中國本土財政學研究者對于人類思想庫中“財政學科”的特定貢獻。特別是在“財政本質”命題下的財政學基礎理論層面,中國學者群體的思想貢獻成果獨樹一幟,是值得大書一筆的財政學科理論結晶,實際上已是具有世界級專業成果份量的學術建樹。

     

      二、中國財政學科發展建設中的主要問題

      在肯定成績的同時,還應指出中國財政學科建設所存在的問題。對于這些問題,有必要放在人類社會學術界的全景視界內,對標學科的嚴謹性、建設性要求,來形成相關認識。我認為,可著重指出如下諸點:

      1.在70年間,中國財政學者關于財政本質等財政基礎理論開展了深入思考與幾輪熱烈研討,但很遺憾地未能對接國際學術交流活動。以中文寫作而成的相關文獻,也還鮮有外文譯本,未能開展相關專題的國際研討會議、論壇等活動。

      2.中國財政研究領域在“千年之交”后的總體氛圍,受到了社會上“市場拜金潮”“物欲浮躁癥”的一定影響,不少年富力強的學者的注意力,更多轉向非基礎理論層面、亦非調研型學術工作中,有急功近利“書齋式”推演完成財政研究成果的傾向,使財政理論研究在基礎理論領域一度蕭條、降溫。同時,也很少有扎實而深入持續的調研工作成果。財政學界似有新生代“學術帶頭人”培養不力之憂。

      3.近年中國財政基礎理論研討中新起的一些“標新立異”之作,往往伴隨浮躁特征,甚至不做以往理論前沿成果的梳理,對前人或同時代人已提出的流派觀點視而不見,卻急于“為新而新”“自立門派”。當下學術文獻搜索、收集的便利程度,與十幾年、幾十年前相比,已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但常見某一位提出新論者,似乎愿意跳過對以往前沿成果的搜集與梳理,直接進入自拉自唱環節,違背了學術嚴謹性的基本要領,無法形成中肯、深入的理論切磋,自難提供站得住、有份量的創新成果(研究者完全可以不同意已有的流派觀點,但相關的梳理、點評乃至批判,卻是自主新說的必要鋪墊,也是從事學術研究的方法論常識)。

      4.由于多種主客觀原因,中國不少財政理論研究工作者的“過多思想束縛”仍然明顯存在,“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的學者風范,于近些年未見充分弘揚反見其有消退趨勢,某些“精致利己主義者”式的考量和繁文縟節式的顧慮與學界、出版界的條條框框,一定程度上產生了對學科建設健康發展的不良作用。

     

      三、中國財政學科發展的展望

      中國的現代化,是認清人類文明發展主潮流而基于中國國情等約束條件“守正出奇”大踏步跟上時代的創新發展過程。中國財政理論研究在學科建設意義上的進步與發展,必須服務于、融匯于中國現代化的整體推進。就財政學科發展而言,在此可作如下幾點展望與希冀:

      1.要與吸收人類文明一切積極成果的中國特色社會科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等的發展相呼應、相融合,使財政理論研究密切聯系實踐,積極回應實際生活的訴求,鼓勵、調動研究者成員隊伍的內在學術興趣與創新積極性,以博大胸懷“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于基礎理論層面和政策學說層面繼續作出持之以恒的研究努力。要積極開展“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外學術交流,彌補既往國際交流的短板,使“中國的也是世界的,世界的促進中國的”這種學術互動,為人類社會財政學與社會科學的理論大廈添磚加瓦,既助益于中國的現代化,也助益于全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

      2.在中國改革的深水區如何完成經濟社會的制度建設轉軌,國人實際上面臨著歷史性的考驗:中國的財政學發展,需要與主流經濟學理論、政治學理論等的發展一起,更多地與制度經濟學、轉軌經濟學、發展經濟學以及中國本土已具雛型的新供給經濟學、新結構經濟學等的發展形成良性互動,以基礎理論的深化研究及其高水平的嚴謹性、創新性成果,表達財政學研究者的社會關切與社會責任,以智力成果支持社會變革、政府決策、政策設計、管理績效等的動態優化。

      3.中國財政學科發展應具備和終將具備的包容性與開闊性特點,還應體現在對于財政學已有的綜合性、跨界跨學科特征,在未來要進一步向兩個方面拓展:對內,應更好地把中國財政史、財政思想史、中國古代文明成果中理財、公共事務方面的所有積極思想遺產都熔于一爐;對外,應合理地對國外更多在先取得長足進展的公共倫理學說、社會組織及公共部門學說、行為科學、心理科學等的思想與學理成果借鑒吸納,并充分打通加以融匯。中國財政學科的包容性、創新性發展,當然要立足于全球化背景下“首先把中國自己的事情做好”的功能定位,但只要是嚴謹而科學地推進了這種“立足本土、胸懷世界”的學科建設,則會必然地歸宿于“東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學北學道術未裂”的世界性意義與貢獻。

      4.中國財政學科健康發展的愿景之實現,離不開老中青研究人員的共同努力和對新生代學術人才成長的有效激勵與合理培育。需要在中國社會難以避免的矛盾凸顯、國際國內難以預料的風云變幻中,力求遵循科研規律而構造有利于學術發展進步的制度條件與社會環境?;谥袊逃?、科研體制攻堅克難的改革,才有望有效破解人才培育的“錢學森之問”。應力戒學術浮躁,克服社會上拜金氛圍和追名逐利短期行為的不良影響,引導和鼓勵進一步“思想解放、嚴謹慎思、刻苦深思、深入實際”導向下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以期不斷形成無愧于時代、無愧于財政學人社會責任、歷史使命的高水平學科建設成果。以基層調研、社會調查和政策研討的基本功、“真本事”形成對接“可操作”的認識建議,與以基礎理論層面“十年磨一劍”式的坐冷板凳下苦功夫而終有所成,這兩大方面雖不一定能集于某個研究者或研究團隊之一身,但對于中國財政學科建設,總體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也是應當由中國有志氣有抱負的財政學人群體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共同努力來實現的。

     

      【專家推薦意見】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有賴于所有學科齊頭并進、使命共擔。財政學科是與社會經濟發展階段和主流意識形態聯系最為緊密的學科之一,該文章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時間節點對七十年中國財政學科的發展進行回顧與展望,立意深遠、求同存異、邏輯清晰、引證詳實,既契合了哲學社會科學的民族性、時代性與人民性,又高水準展現了學術上的原創性、前沿性和實踐性,具有很強的時代意義和學術價值。

     

      (思想中國出品,皆為原創,如蒙垂愛關注轉發,務請注明轉自黨建網或黨建網微平臺,以免不必要的法律糾紛。)

    網站編輯:王寒

    友情鏈接

    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中国人做人爱免费视须-一级做人爱c是免费